鲜花在“曙光”中怒放——建华区曙光村大力发展城郊特色经济纪实

  王珏斐本报记者李长胜尹伟明

  这一段,建华区曙光村火了。各地取经的农民,游玩观光的市民,交易鲜花的客商纷至沓来,让人应接不暇,同时,也让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农民有点摸不着头脑。“火”的原因是3月末省长陆昊一行来齐调研考察时,对曙光村调结构转方式、大力发展花卉经济,带领城郊农民持续稳定增收的做法给予高度肯定。

  一个土地规模不到万亩的小村庄,一个处在城郊缺少发展腾挪空间的城中村,为啥能让省长“刮目相看”?

  带着思考,记者走进北出城口西侧的曙光村中谷花卉交易中心,满眼的青翠欲滴,满目的鲜花盛开,令人顿觉心旷神怡。红金钻、变色木观叶植物绿得直“扎”人眼;盛开的杜鹃、仙客来、海棠、牡丹花争相怒放,红黄白色的花不断“跳跃”着,为参观者上演着一场视觉盛宴;红运当头、一帆风顺等寓意吉祥的鲜花,光是听着它们的名字,便会让人觉得神清气爽。

  在中谷花卉交易中心卖花的曙光村民徐建喜滋滋地告诉记者,自己家有3亩多地,原来种玉米,后来改种蔬菜,现在建成3栋日光温室种鲜花。花卉交易中心建成后,自己种的花有了更加广阔的市场,品种从原来的三四种,增加到现在的百余种。原来种菜年收入1万元,现在种花年收入30多万元,过去这事儿真是想都不敢想!像徐建这样的业户,市场有20多个,无论是本地农民,还是外来户,他们都像徐建一样在曙光村农业种植业结构调整中赚到了“大钱”。

  曙光村为什么要进行种植结构调整?在农业种植业结构调整过程中,调整的方向多种多样,有旱改水的,有生产食用菌的,也有改种马铃薯等其他品种的,还有的种植中药材,为什么曙光村偏偏想到往养花方向调整呢?

  对此,曙光村委会主任刘玉梅一针见血地指出:我们村有8400多亩耕地,过去村民种玉米、水稻,也有不少村民种植蔬菜,供应城区居民菜篮子,满足城区居民吃菜需求,现在全村发展棚室蔬菜达到了2450多亩。种玉米每亩地收入1500元左右,种蔬菜每亩地收入1万元左右,从玉米调整到蔬菜过程中,农民赚了不少钱。但是近年来,我们明显感觉到种植蔬菜已经发展到了极限,农民持续稳定增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瓶颈。正是为了破解这一难题,我们才想到了要再调整种植结构,确保农民增收不歇气,目前农民种花每亩地收入在10到20万元之间。

  曙光村以问题为导向,开启了农业种植业结构调整新征程。从种玉米到改种蔬菜,从蔬菜到发展花卉经济,伴随着这一过程,当地农民收入不断蹿升:从1500元到1万元,再到20万元,农民增收突破了瓶颈,实现了持续稳定增收的目标。曙光村精准把握当前农业发展所处历史方位和阶段性特征,针对农民增收遇到瓶颈卡脖的实际问题,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,打了一场漂亮的突破战攻坚战,这才是曙光村“火起来”的真正原因。

  然而,回望2014年,曙光村大力发展城郊花卉种植特色经济之路刚刚起步之时,并非一路坦途、一帆风顺,而是一波三折。

  做出向花卉种植方向调整的决定,并非轻率之举,而是曙光村委会主任刘玉梅做了一番科学调研之后做出的审慎决策。她在调研市场中发现,现在城里的市民装扮家居、宅前屋后绿化,有鲜花需求;城市美化也需要大量的鲜花;还有一些开发商,同样需要栽花种草美化小区环境。市场有需求,我们为什么不能养鲜花呢?偏偏要隔山跑远从南方购进呢?有了初步想法,刘玉梅三下位于北京的“廊坊欢乐谷”、山东青州花卉基地、哈尔滨和大庆花卉市场见世面、学手艺、摸行情。

  当刘玉梅觉得自己已经成为花卉行业“行家里手”的时候,当她向村民提出建设花卉市场的时候,没想到全体村民集体给她“泼”了一盆冷水。2014年,在曙光村召开的一次党员和村民代表大会上,刘玉梅第一次向100余位参会村民,道出了村集体投资发展城郊花卉经济,向种植花卉方向调整的想法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她的提议遭到了全体参会者的集体否决,现场没有一人同意刘玉梅的提议。

作者: 来源:齐齐哈尔日报   频道编辑: 张桂媛

相关新闻

鹤城生活

  • 甘南兴十四村现代农业旅游区
  • 碾子山区金长城遗址公园
  • 音河水库风景区
  • 大乘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