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脸红的爱情

 

  读孙犁老先生的《尺泽集》里面的一篇文章。写旧时男女的爱情。那个时代的婚姻都秉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。但是躁动的青年男女哪个不好奇对方是否合心合眼呢?于是,作者结婚前有了一次相看媳妇的机会。

  作者同姑姑一起去看戏,来到时,戏已经鸣锣开场,这十里八乡难得一见的大戏热闹异常。作者知道前面众多的女子中一定有她未过门的妻子,不好去多问,转身去买栗子。姑姑看见他闪烁的眼神,在他走出去几步时,大声呼唤他的名字,嘱咐多买些回来。前排的一个大辫子姑娘,回过头来狠狠地看了一眼作者,低头害羞地从作者身边走过。作者姑姑真是聪明呀,略施小计,就让不曾谋面的青年男女在婚前有了第一次见面,姑姑定然知道那个女子记得自己未过门夫婿的名字,听到一定不会无动于衷。我觉得更可爱的是那个转身离开的大辫子姑娘,我暗自猜度,连十里八乡难得一看的大戏都不看了,她心里是怎么样的欣喜与羞涩呢?慌乱中,她看清未来夫婿的面容了吗?用力“盯”了那一眼,脸红成火烧云的模样。

  后来作者回忆这段时,已经是个垂垂老矣的老人了,但那年轻时的爱情却如在眼前一般。

  我父亲说,他当年和我母亲也是父母之命,几句话就定下了终身大事。越近结婚的日子越急切地想见对方。赶上乡里来放映电影。一路上追上了母亲村子里的人群队伍,然后和几个认识的男青年搭话,认识的朋友大声地寒暄着你是哪村的那谁吧?相互叫出名字攀谈起来。果真走了一段路后,就有个头上带花手绢的女子落在了人群后,手里搅着花衣襟左顾右盼,脸红得不像样子,低头芙蓉面都是羞色,和父亲离着四五米的距离,就那么走了一路。父亲说那段路走得那么美好,每一步都芬芳着,心里长出花儿一样。想叫她一声,又不敢,就那么走着,知道她不远不近就在自己前面,踩着她踩过的土地,想着以后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,自己也脸红起来。

  《沈情小趣》里也讲过这样一段爱情。老东家把自己的女儿决定嫁给教书的先生。和先生在书房里商议婚事时,东家女儿从母亲的口风里听说了此事,佯装回自己的闺房。走到半途中折去父亲议事的厢房,悄悄站在回廊旁。走出来的父亲和教书先生正离去时,那先生竟有感觉一样,回头微笑地看了她一眼。对接上目光那一刻,她急急低下头,满脸红晕。那一刻,甜蜜一下子就上了心头,少女心里那些含苞的花儿,如春风拂过,春雨滋润,像种子遇水膨胀正在发芽,又像房顶上的鸽子,呼啦啦地飞起来了。

  那些旧时的爱情,细细数来,都不乏这样让人动心的羞涩之态,那羞涩是多么美丽的东西呀,像徐志摩笔下“最是一低头的温柔”一样。也许是崇尚古典爱情的缘故吧,我越来越喜欢这些羞涩的情感,似早春初绽的梅花,清清淡淡,晕染了寂寥庸常的时光。前日,等车的空隙,一个男孩子搭讪一个女孩子,“美女有男朋友吗?加你微信呀?咱们常联系。”用手在耳边做了一个打电话的姿势。女孩子一指前面的咖啡店,两人像熟人一样走去了那个方向,那里还有林立的宾馆。

  那些过去的爱情伴随着脸红,走得那么慢,在光阴路上,却又那么动人,明媚。现在的时代还有那种脸红心跳的爱情了吗?

  

 

作者:  宋千寻 来源: 鹤城晚报 频道编辑: 张桂媛

相关新闻

鹤城生活

  • 甘南兴十四村现代农业旅游区
  • 碾子山区金长城遗址公园
  • 音河水库风景区
  • 大乘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