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双版纳的花  
作者: 来源: 黑龙江日报 频道主编: 张微 2015-03-06 16:28:44

  到了西双版纳,我明白了一个问题,北方的花是家养的,那里的花是自己长的。

  几年前的一天,我在花市闲逛,看见了一种从前没有见过的植物,长长的叶子像绿色的羽毛,蓬蓬勃勃,苍翠欲滴。问了卖花的老板,说叫波士顿蕨。觉得好看,就买下了一盆,小心翼翼地抱回来,精心伺弄,可是没过多久,它就枯萎了。又去买了一盆,没养几天,又死了。如是者三,我对它就再也没有信心了。

  到了西双版纳,我一眼就认出了我养不活的波士顿蕨,在路边随随便便地生长着,两块步道砖的缝隙里也毫不费力的冒出一簇,如果有棵树,贴着树根的就不是一簇了,是一丛。

  到了野象谷,没见到野象,可是驯养的大象也算是当地的居民,在树荫下晃动的硕大的身体,用悠闲向外来的人展示着作为主人的优越感。大象的旁边就是一棵滴水莲,一棵比大象还大的滴水莲。回头又看见了一株一品红,在我们这里它充其量是一棵花,在西双版纳它居然是一株树。抬头,菠萝蜜那比篮球还大的果实就在俩树杈间高高地挂着,真怕来阵风把它吹下来,砸到谁的头。可是又想,怎么不快点来一阵风把它吹下来,在家这边的水果店里买一个要好几十块钱呢,它掉下来我可是能白捡的啊,砸了头也认了,即使砸昏了,在醒过来之前没人把它偷走,醒了,它还是我的。

  去了趟西双版纳,我头脑里对花花草草的印象全被颠覆了。明白了花草本来生活在大自然中,春风秋雨,夏长冬藏,不需要人照顾,花们自己能把自己料理得很好。有时看见小区里穿着衣服的小狗,我总是心生同情,当小狗成为宠物,它就不再以狗的姿态生存,它是什么它自己肯定不知道,其实我也不知道。小狗能行动,能发出声音,看它穿着衣服奔跑我有了感触,可是花呢,花不能行动,也不能发出声音,被放在花盆里就没感觉到束缚吗?一定有。所以,它不长大,有抗争精神的能开花的也不开花,秉性耿直的干脆就不活。我的波士顿蕨应该就是这类不自由毋宁死的。

  人总拿自己当地球的主宰,觉得动物和植物们都需要拯救,其实,人不去搅合,非洲草原上的狮子豺狗野牛们可舒坦了,谁吃了谁是人家的内部矛盾,他们只有跟人类才是敌我矛盾。

  人定胜不了天太悲观,人定能胜得了天也太自大。西双版纳驯养的大象跟人相处得挺好,人给他们吃的,他们给人干点活也还算公平交易,所以大象也能接受。要是人把某个大象打死了还锯下了人家牙,那么大象的家人和亲戚朋友来找人寻仇就太好理解了。狗也可以继续穿它的衣服,因为小狗也没有因为穿上衣服就死了的,这就说明穿衣服这样的事狗还可以接受。花还是要养的,只是抱有什么样的心情养。不是所有的花都能养得活,西双版纳的花不养也长得好好的,人不要太高看自己,也不要向大自然索取太多,小索小取的大自然也没太计较,就别太贪婪了。

鹤城生活

  • 陈小春两会一言不发,不理这帮孙子
  • 陈小春两会一言不发,不理这帮孙子
  • 陈小春两会一言不发,不理这帮孙子
  • 陈小春两会一言不发,不理这帮孙子